糖糖大老板

一个叫糖糖的小狗 摇头摆尾

天真有邪 05 FB

前文

很多人随随便便就相遇,然后欢天喜地走下去。想想那时我们为什么会分开,可能因为太用力,于是便用光此生的好运气。 


买好了去曼谷的机票,我突然就后悔了,这样突然出现在Forth面前,该说什么好?

“ Forth,我很喜欢你,你做我男朋友吧?”
不不不,这样太直白了不行。

“Forth,你愿意一直给我买奶冻吗?”
不不不,这样说他这个石头脑袋肯定听不懂。

“Forth,我可以成为你每天醒来第一个看见的人吗?”
不不不,这样有点太文艺了。

唉,我才突然发现,这两年即便我不停游走在男男女女中间戏耍,硬是活成一个恋爱达人,遇到真的要表白心意的时,还是没法坦诚开口。我害怕失去,害怕丢脸,什么都害怕。

“铃铃铃铃......”

“喂?Nick怎么了?”

“P Beam,刚刚有人来酒吧闹事指明要见你,砸了好些东西,我本来也不想打扰你,但是他们一直不肯走,你还是来看看吧?”

“行,你等等我。”

说罢我便跳下床麻利套上衣服直奔酒吧,虽然我平时对酒吧的事情总是吊儿郎当,可是这个地方,是我醒来后重新开始的地方,有人要破坏他,我总归是不舍得的。到了现场一看,已经是惨不忍睹的一片狼籍了,我精心挑选的桃木凳子好些被摔了个稀巴烂,造旧的吊灯也碎了,玻璃渣子落了一地,幸好还没到营业时间,并没有客人受伤,只是可怜了Nick,这老实孩子的脸颊已经被打得肿起来了。我上前把他护在身后,才开始仔细看群“不速之客”的脸。

“你就是Beam?” 带头的小混混说道。

“我是,但是我们好像不认识吧?这位大哥。不知道你有何贵干?”

“ 你就是Forth那小姘头啊? 果然唇红齿白,啧啧,这勾人的眼睛。怪不得Forth要把你藏在这鬼地方。”

听他提到Forth,我不由得心头一紧,他生意做那么大,要说没有对手也没人相信,可是除了酒吧几个亲近的老员工,还有谁会知道这个酒吧是Forth给我的?看来这群人是下了好一番功夫调查我们。

“你别提些有的没的,你现在把我酒吧砸成这样,到底想干嘛?“

“这次就当一个小警告,小美人。回头告诉Forth,他最好速度签了协议,不然我们老板就不能保证下次砸的是你家还是他家了?”说罢他便领了手下人走了,剩我在那咬牙切齿却无能为力。

我看着被吓懵的Nick,看来酒吧短期是不能营业了。

“也罢,权当大家放个短假吧。Nick,你跟我走一趟去警局备案,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。Lily,你带着其他人收拾一下店里地面、家私,不能用的都扔了吧。对了,顺便出个告示,酒吧内部整改,休市一周。”一口气安排好这些烦心事儿我才抓着Nick离开了酒吧。可惜的是这群人明显是老手,一来就先打碎了监控摄像头,什么都没有录下来,警察也表示如果要查,难度很大了……

我和Nick灰溜溜地离开警局,谁也没说话,我们都心知肚明这次的麻烦远不同于以往醉酒客人闹事的程度,可对方在暗我们在明,除了小心提防又能如何?

“Nick,你别太担心了。我明天去一趟曼谷,到时候仔细问问Forth。”

“P,你要去曼谷吗?这么突然?”

“呃呃,我本来就想去办点事,顺带问清楚Forth。”

“可是,P……”

“他们的目的不过恐吓,近期不会再来的了。”我说罢揉了几下Nick的头发,软软的像个小孩一样。“你留在孔敬,看着酒吧,我回来的时候要恢复原样知道吗?”

“唔,好。”

那一晚我在床上辗转反侧许久仍无法入睡,到底Forth有多少东西在瞒着我? 而那人所谓的“藏起来”又是什么意思?等天一亮,我便提起行李直奔机场,一刻也不愿意等了。

等我终于到达曼谷,这个让我陌生又熟悉的城市,想去找Forth的念头突然变得没有那么强烈了,我隐隐觉得,当我越接近真相,真相背后就会越惨不忍睹。按照地址来到Forth的建筑事务所楼下已是傍晚,我却久久没有提起勇气踏进大门,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,去还是不去?

“Beam!!!是你吗?”

突然我的身后出现了一声惊呼,下一秒我便感觉自己被人整个抱起,曼谷的治安不至于这么不好吧?居然有当街抢人的?我费力挣脱那人怀抱,最后两人都摔在地上不能动弹,此时我终于能看清来人的脸,那是个很白很白的男孩子,栗色头发软软的搭在头上,他有着好看的丹凤眼,正一边喘气一边对我笑,脸颊上的两个酒窝甚是可爱,这个怎么看怎么可爱的男孩子为啥要抓我?而他的脸,为何越看越眼熟?我和他,见过吗?没有等我开口,他便再次抱住了我。这一次,我无法挣脱......

“Beam,我就知道我总有一天能把你找回来!你丢了那么久你到底去哪了?你有没有想过我和Pha的感受?呜呜呜呜....” 他一边说一边抽泣,眼看鼻涕就要全部擦在我身上了,我把他稍微推开,定神看着他。

“这位先生,我是叫Beam没错,可我和你有见过吗?Ph a又是谁?”

听到我的回答,他愣住了,下一秒开始掏出电话自顾自拨起来,

“Pha,不不不你听我说你别挂我知道你在陪yo,但是你先听我说,我找到Beam了。嗯好,我们过来找你。”
说罢他便拉着我要走,

“喂喂喂,我不认识你你拉我去哪?”

“Beam,我是Kit啊!你不要装啦你连你的老铁我都要耍吗?还是说你是真失忆了?”

“额,对。我之前出了意外,的确很多东西不记得了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对着这个人有种莫名的感觉,我能信任他,甚至能把失忆这种事情告诉他。下一秒我却看见他的眼眶又开始湿润了。

“Beam,你和我,和Pha,是这辈子最好最好的朋友啊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46)